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作者: 时间:2020-07-26

随着nba选秀大会的日益临近,联盟的管理层们将通过预测他们目标新秀的最好与最差前景来评估其潜在的风险与收益。

与联盟的MVP候选人们相比,Zion Williamson的上限有多高?倘若他的技术始终不能匹配他的身体素质又将如何呢?

如果Ja Morant的投篮能够进步,他将达到什幺地步?如果没有,又会怎样呢?

基于他们的身体素质,运动能力,技术和弱点,我们评估了2019届几位公认的顶级新秀的上下限,按字母顺序排列。

RJ Rowan Barrett (杜克大学,SG/SF,大一)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全明星替补

JRowan Barrett今年创造了新的校史历史得分记录,加入了Williamson、Trae Young,Kevin Durant,Carmelo Anthony,Michael Beasley和Markelle Fultz的行列,成为仅有的平均得分至少22分的大一新生。

他身高6尺7,体重202磅,应该具有足够的体型和运动能力在高一级别的比赛中继续得分,儘管他的方法可能需要进行微调。

他确实更依赖于即兴发挥而不是通过移动获得更高命中率的投篮选择。

儘管如此,他的身体条件,篮球天赋和创造投篮的能力,让Rowan Barrett拥有足够的能力在他的巅峰期每场得到20分以上。

虽然他不是一个出色的组织者,但是他每场4.3次助攻的数据反映了他在突分和给掩护球员传空接方面的潜力。

最好的结果,他会成为另一个版本的DeMar DeRozan,个有瑕疵但是高产的前全明星球员。

最差前景:优质/高产的先发侧翼

Rowan Barrett的半场进攻中超过51%的球员,非单打进攻超过59%的球员,在挡拆进攻中作为持球手超过49%的球员,他的打法会有怎样的改变?这个问题有待解决。

他的篮下命中率也仅有52.5%,同时垂直弹跳能力不足会导致他在NBA级别的篮下保护下冲击效率低下。

Rowan Barrett将展现他仍然强大的将球放进篮筐里的本领。问题是他能否贡献出合格的产量?

最糟的情况是作为一名稳定的先发球员他依然能够得到场均15到20分,但是可能会成为一个在帮助队友将比赛变得更简单的同时依赖于大量的出手球员。

Goga Bitadze(乔治亚,C,1999年出生)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优质/高产的先发中锋

自2015年走入人们视野以来,通过不断丰富自己内外线得分的武器库,Goga Bitadze使自己成为了一名货真价实的首轮秀。

这位身高6尺11年仅19岁的大个子在欧冠联赛的十三场比赛中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虽然他在次一级的亚得里亚海联盟中的表现更具统治力,但是前者对我们的评估而言是最好的测试项目。

他最关键的进步在于他提升了自己的射程,在比塔泽2018-19赛季登场的所有比赛中,他三分球总计59投23中。

同时他也进化成了禁区巨兽,还展现出了更加犀利的脚步与柔和的手感。

由于他在外线速度较慢同时又缺乏换防弹性,除非他能进化成一位与众不同的护框者,不然他在防守端的进步空间有限,但是他身高与力量不足的缺点又预示着他可能很难在短期内实现这一目标。

而因为受限于只能防守单一位置且只能达到平均防守水準,他的上限与价值也被拉低了。

最好的情况,他会成为队内前三的进攻选择,能在篮下或禁区内得分,也能挡拆外切后投篮。

最差前景:替补中锋

最坏的情况下,比塔泽虽能提供稳定投射但是依旧无法适应在防守端的定位。

那些无法摇摆的纯中锋倘若不能增加防守端的贡献或者拉开空间的话通常都会沦为替补球员。

他的体型,机动性与与进攻能力使他足以在G联盟以上的联赛拥有一席之地。

在合适的球队中,他将凭藉自身的体型,进攻技巧跟12英尺以内的投篮手感挤进轮换。

Bol Bol(俄勒冈大学,C,大一)

最好前景:全明星替补

Bol在这一届新秀中有着比较高的上限,但是考虑到这种身材的受伤风险他下限也很低。

他能成为全明星的理由就在于他独一无二的7尺2身高加上罕见的技巧,他在9场比赛中三分球25投13中,而且在低位的表现也好于90%的球员。

他甚至可以灵活地运球,在拿下篮板后一条龙上篮取分。

他的投篮动作就像Kristaps Porziņģis那样独特而丝滑。

就算投不进球,在防守端他那历史级的7尺8臂展也可以在篮筐周围形成极强的威慑力。

如果Bol加强力量并且继续完善他的技巧和投篮的话,很难有中锋能够和他对上位。

最差前景:从联盟消失

由于左脚应力性骨折,Bol没能打到圣诞节。

考虑到他的高大尺寸和较小的骨架,以及历史上有足部伤病的大个子们的境遇,手握乐透签的球队选他时会很犹豫。

从中学开始,Bol远离篮筐去展示他的后卫技巧的趋势已经让人有些担心。

他并非天生的护框者,他的防守主要还是取决于他自己的专注度,即使他在俄勒冈场均能扇出2.7个帽。

因为上限高下限低,他可以在某些榜单中杀入前十,也会在别的榜单中排到20-30之间。

Brendan Clarke(冈萨加大学,PF/C,大三)

最佳前景:顶级角色球员

虽然Brendan Clarke无法成为一名明星级别的得分手,但是他能成长为一名像今年多伦多暴龙队的Pascal Siakam一样的强力角色球员。

但是不同于Siakam还有很多的进步空间尚未解锁,Clarke并没有那幺高的上限。

兑现了所有天赋的Clarke能成长为:转换进攻中的大杀器,饼皇,二次进攻机器跟防守大闸。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他能兑现在冈萨加所展现出来的低位得分和突破能力。

在Clarke最强的那条时间线里,他将兼具护筐与换防弹性,成为队内举足轻重的防守球员。

儘管缺乏投射能力,但通过接球暴扣、下顺、空切和二次进攻再加上偶尔的背打跟面对紧逼时的突破过人等方式,他依然可以凭藉相当高效的终结来增加其在进攻端的价值。

最差前景:替补席啦啦队队长

他的弹跳与机动性应该可以转化为其在篮下的能量与产量,在禁区内他有着高达74.3%的命中率且每40分钟能送出4.4记阻攻。

但是6尺8的Clarke如果既没能学会创造机会或投篮也没能如愿成长为一名像他在冈萨延长那幺霸道的护框者的话,他就只能担任替补了,不过至少他还能替补上场,为球队带来能量,在无球端为球队做出贡献。

Jarrett Culver(德克萨斯理工大学,SG,大二)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优质/高产的先发得分后卫

全国锦标赛中面对预计前十顺位的DeAndre Hunter的挣扎表现使人对贾勒特-Jarrett Culver明星潜质的质疑陡然增多起来。爆发力的匮乏也可能让他难以成为一个超级得分手或者强队的前二得分点。

然而,Jarrett Culver在赛场上立足其实是依靠他的全能性。

他的尺寸,身高和柔韧性的优势肉眼可见,这个赛季他也提升了自己在一些关键领域的表现,无论是终结、跳投还是组织。

虽然他的三分命中率降至仅有30.4%,但他把握时机投篮的能力仍让他的投篮精度有提升的空间。

最差前景:替补得分后卫

最坏的情况是,Jarrett Culver仍然只是个平庸的投手,同时也难以展现出自己的特点。

他仍可以寻得在内线用他的身体、巨大的步幅、变速和终结能力取分的方法。如在德克萨斯理工那样,凭藉身高、速度和防守技巧他应该也能成为一名良好的二号位防守者。

即使他的三分命中率有35%,在进入状态时他也有能力成为一名有威胁的定点投手。

Jarrett Culver的下限应该是一名什幺都会却又什幺也不精通的角色球员。

Sekou Doumbouya(法国,SF/PF,2000年出生)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顶级角色球员

年仅18岁的Sekou Doumbouya却已经能在法国顶级联赛中场均获得17.7分钟的上场时间了,三分球,突破以及终结能力都十分惊艳。这使得球队们都对他未来技术的发展感到乐观。

不过就此断言他的未来能成为一名全明星级别的发起者与得分手也还为时尚早。

不过Doumbouya身高6尺9寸,体重230磅的身材倒是跟Ogugua Anunoby颇为相似(6尺8寸,232磅),因此他的价值将更多的体现在他防守端的全能性,拉开空间的潜力与篮下能力上。

最理想的情况下,他将成为一位顶级角色球员,在盯住对方箭头槌员以及不断换防的同时还能贡献高命中率的三分,犀利的突破与空切。

最差前景:替补前锋

Doumbouya的技巧,身体素质以及年龄,加之在观感上颇有前途的定点投篮,在理论上创造了一个较高的下限。

最糟糕的情况下,他依然可以为球队的防守端提供多样性但是只能在进攻端扮演一名吃饼型球员,一位高命中率的纯投手。

Darius Garland(范德堡大学,PG,大一)

最佳前景:联盟中游水平的先发控卫

儘管他在11月就遭遇半月板撕裂,但Darius Garland在范德堡大学出场的区区四场比赛里仍然凭藉着他令人沉醉的射术和控球技巧让人发出连声惊叹。

他已经将NBA顶级控卫们最难防守的杀招之一急停跳投掌握得炉火纯青了(23投13中),同时受伤之前他在的三分线外的接球就投也有着9中6的数据,这使他无论在有球还是无球状态下都是一个十分全面的射手和得分手。

在样本很小的情况下,他每次跳投得到1.44分,超过99%的球员。

而当有球在手的时候,Garland也可以通过自己出色的持球和变向来创造机会。

他摆脱对手为自己创造空间的能力将会决定他的上限。相比于一个球场指挥官,他更像一名一骑当千的得分猛将。

看上去比起带球上篮,他更喜欢运球之后选择跳投,而且他送出13次助攻的同时有15次失误,这就让人们产生了一点疑问:教练是否会放心地将球队交给他组织呢?

最差前景:替补后卫

作为一个有速度6尺2后卫来说,Garland的持球和创造投篮机会的能力都很令人信服。

而最差的情况那就是NBA教练让他在场上串联球队进攻了。

当他手感滚烫的时候他有能力用连串的跳投将对手击溃而且,虽然我们还不清楚他组织能力如何,但他应该可以将球精準地传给已经落位的队友。

在组织能力上的缺失和防守,在面对绝大多数球队时他都只能防守一个位置,可能会降低他在NBA的价值,而且也会让他NBA生涯的开端更加艰难。

Rui Hachimura(冈萨加大学,PF,大三)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优质/高产的先发前锋

凭藉场均19.7的得分和59.1%的投篮命中率,本赛季的Rui Hachimura在进攻方面,尤其是在面对WCC联盟中较弱的对手时会佔据统治地位。

他的得分在下一个级别的比赛中不会轻鬆,除非他能够提升他的射程。

Rui Hachimura在每场比赛场均30.2分钟的出场时间中只能投进场均0.4个三分球。

他有29%的跳投是在17英尺到三分线的範围内出手的。以6尺8的身高来说,他缺乏足够的尺寸和爆发力来维持他在内线的精英级别的能力。

但是它依然能够发展成为一个在关键时刻足够危险的得分手,尤其是在面对快速突破或短距离跳投的选择时。

Rui Hachimura确实拥有中距离的手感、令人印象深刻的第一步、全能的地位能力和强大的终结能力。

他的身体和技术像是一个理想版本的Parker。

Rui Hachimura的缺点同样使他和Parker相近,然而Parker已经在过去的几个赛季里逐渐失宠。

最差前景:替补前锋

Rui Hachimura可以使用他的力量、速度、脚步和内线技术来得分。

这些技巧可以让他保持高效率。

但是如果他在场上无法拉开空间或者无法提升球队在防守端的表现的话,教练可能不会给他大量的出场时间。

他的防守表现在大学期间不是十分稳定。

他过去低效的防守数据(平均每四十分钟1.3次抄截和1.0次阻攻)无疑会增添他是否能在首轮中段获选的疑虑。

他缺乏典型的角色球员的能力尤其是三分投篮能力、传球智商(9.3的助攻率)和篮板能力(12.1的总篮板率)。

最坏的情况是,他会因为自己在三分线内的进攻能力而只能成为替补。

Jaxson Hayes(德克萨斯大学,C,大一)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优质/高产的先发中锋

Jaxson Hayes拥有6尺11的身高,令人印象深刻的机动性,协调性以及他在德克萨斯大学的一年里留下的那串骇人听闻的进攻效率和防守端的数据。

他的投篮命中率为72.8%,平均每40分钟能送出3.8次阻攻。

他的进攻能力有限,没有任何可靠的得分技巧,使得他的上限被一定程度地降低了。

但他只有18岁的年纪,出色的运动能力,在篮下制霸一方,无论是终结还是防守端都表现可观。

像Capela一样及其依赖跑跳能力的禁区护框者应该是Jaxson Hayes最高的上限了。

最差前景:替补中锋

最坏的话,Jaxson Hayes在面对强壮的五号位时一直很吃力,而且也一直没开发出来背身或者投篮。

在这种情况下,他可能要从替补打起了,但作为一个能量满满的替补,他依然能为球队做出贡献。

至少Jaxson Hayes的终结能力还是可以兑现的,尤其在拥有一名更为出色的控卫的情况下。他切入篮下的效率超过96%的球员,作为挡拆者的效率超过95%的球员。

Talen Horton-Tucker(爱荷华州立大学,SG/SF,大一)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顶级角色球员

有资格成为NCAA最年轻潜力股的Talen Horton-Tucker展示出了许多让人眼前一亮的特质。

最好的情况就是,这些闪光点能成为常规操作。

作为一名有6尺4,238磅并且能够即插即用的锋位摇摆人,Talen Horton-Tucker较重的骨架和匮乏的爆发力有些限制他的进步。

他在油漆区的终结有些挣扎,突破仅有20投6中,而且他在篮下的命中率只有52.5%。

不过他的惊人的技巧和速度足以让他成为一名射手和持球手。

虽然他只投出了30.8%的三分命中率,但同时他也投了很多高难度的跳投,其中包括一些少数NBA射程的出手。

Talen Horton-Tucker也精于防守,他的移动速度、七尺一的臂展和强硬的比赛方式让他能够每四十分钟送出1.9个抄截,最大限度展示了作为一名攻防一体的侧翼争夺球权和在球场两端施压的能力。

最差前景:替补侧翼

他在NBA打上三个赛季后才满22岁,所以似乎他在进入轮换阵容之前有充足的时间去提升。但是缺乏爆发力意味着Talen Horton-Tucker在禁区的终结将会相当挣扎。

而他不稳定的投篮和任性的选择会一直让人困扰。

最坏的情况就是,他只能在板凳席上提供多样的进攻选择和防守能力。

DeAndre Hunter(弗吉尼亚大学,SF/PF,大二)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顶级角色球员

在评估DeAndre Hunter的时候,为球队所重视的将是他的高下限而非他的上限。

由于缺乏顶级的创造投篮机会的能力跟爆发力,这位三四号位摇摆人的比赛没有那幺劲爆。

但那同时也表明他未来水掉的风险很低,并有可能成长为一名珍贵的角色球员。

基于他高6尺7寸,重225磅的身材,以及速度与意识,他优秀的防守表现(ACC联盟年度最佳防守球员)很可能会延续下去。

在他的帮助下,公认前十顺位的球员Jarrett Culver在NCAA疯狂三月的总冠军赛中被限制的仅有22投5中,而这也提升了他在防守端的名气。

同时作为一名二年级生,他43.8%的三分球命中率与78.3%的罚球命中率的数据,也足以使人们对他的射术产生信心了。

在保持稳定的三分投射的同时,他的运球后投篮进化到什幺地步将决定Hunter的上限。

机会是有的,而由于Hunter在持球进攻上的不足,他将很可能无法在场上博得犯规。

除非他能彻底蜕变,否则未来的他更像是一名拼图型球员。

最差前景:替补前锋

支撑着Hunter下限的投篮与防守依旧是他的最大卖点。

不论他的球技是否还有提升,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名nba级别的球员了。新秀赛季的他应该可以胜任多个位置的防守任务了。

最糟的情况下,他会成为一名防守专家同时在其进攻端也具有足以把握住冲击篮下跟空位投篮机会的能力

Romeo Langford(印第安纳大学,SG,大一)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高产的先发得分后卫

拥有着标準的NBA双能卫身材的Romeo Langford,通过内中外线的全面开花的方式场均能砍下16.5分。

不过他在三分线外的效率非常低(27.2%),因此要最大化地激发他潜能就必须显着提升他的射程与技巧。

另一方面Langford在17英尺以外的中距离投篮确实投出了31中16的数据,这也显示了他具备通过急停跳投与后撤步创造投篮空间的能力。

Langford是全美最顶级的挡拆得分手之一(位列前10%),他既能在协防到来之前完成急停跳投也可以直插禁区,他在油漆区的抛投与上篮包令人过目难忘(63.6%的篮下命中率)。

但事实上,Langford缺乏爆发力,三分球,组织能力与球队核心的精神属性来支撑他在未来成长为一名全明星后卫。

但是诸事顺利的情况下,我们依然可以见到一位可以先发登场平均贡献15到20分的Langford。

最差前景:替补

Langford凭藉他的身体条件,控球,投篮与篮下终结能力,至少当一名替补是绰绰有余的了。

最坏的情况下,他会作为球队替补阵容的头号进攻选择,但在传球跟防守都没什幺进步的情况下,Langford也可能很难保持稳定的投射。

Ja Morant(莫瑞州立大学,PG,大二)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全明星替补

Ja Morant创下的记录除了是唯一成为完成场均20分加10次助攻的球员之外,还有他拥有的爆发力,而这一项在传统上被认为预示着一位控卫的上限。它能创造罚球与篮下轻鬆得分的机会。

不过他的传球技能依旧将成为他在nba的主导价值。

结合他大脑的多核cpu,视野以及突破能力,身为组织者的Morant有可能成为将来联盟助攻王的有力竞争者。

最核心的问题集中在他的远投与得分潜力上。

考虑到他34.3%的投篮命中率和令人怀疑的出手姿势,投射似乎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成为他的强项。不过他作为一名二年级生的确取得了显着的进步,平均每40分钟命中三分个数涨到了1.9(原来仅为1.0),而且在莫瑞州立大学连续两个赛季的罚球命中率都达到了八成以上。

最差前景:中游先发控卫

Morant的组织跟传球表现应该能够得以延续,这也为他创造了较高的下限,使他的价值始终保持在最具竞争力的位置上。

即便他的投射停滞不前,他击穿防线为队友创造投篮空间的能力还是能够兑现的。

最糟的情形莫过于一个175磅的持球手奋力在篮下跟禁区附近出手,最终靠着抛投才得到32投10中的结果。

他的投射跟处理球(场均5.2次失误)也可能无法保持稳定,这对一个不能摇摆的持球者而言是个不小的问题。同时在防守端,Morant力量与努力程度不够的问题也可能成为队伍的麻烦。

Kevin Porter Jr(南加州大学,SG,大一)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高产的先发锋卫摇摆人

Kevin Porter Jr大学场均只有9.5分,但他尺寸足够,运动能力强,年轻而且还有看上去能通过长时间培养出来的顶级得分能力,这一切都很像Zachary LaVine在UCLA一开始所表现出来的那样,那时他场均也只有9.4分。

然而Porter选择在毛坯状态下就登陆NBA。

他最好的前景就是追随拉文的脚步,一步一个脚印,通过每个赛季的不断打磨逐渐建立信心,最终在24岁时成为一名领衔全队的得分手。

作为一名6尺6的锋卫摇摆人,Porter以华丽的运球动作和转换中强硬的投篮着称。

如果发展顺利的话就意味着他会在外线投篮方面保持一个很稳定的水平线上,而且他会学习通过进攻来给防守施压。

他还必须要学会怎样在进攻中更好地发挥自我,而不是单纯地等待一个单挑的机会并且华丽地投出英雄球。

与LaVine相比Porter应该会在防守上更有优势,因为他的横移速度和身体硬体都要优于拉文。

最差前景:G联盟

如果Porter一直在跟自己较劲,打了太多一对一而且在没有球在手时就不知道该做什幺的话,教练可能就会将他打入冷宫。

他接球投篮的命中率只有33中11,而且最糟糕的是他在定点投篮方面从来没有任何进步,这也让他的进攻效率非常低,而且他在组织进攻方面的能力近乎于0。

Porter是这届选秀里上下限差得最远的球员之一。

Cam Reddish(杜克大学,SG/SF,大一)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优质/高产的先发侧翼

一旦他找到一定的稳定性,他在职业联赛会比他的大学生涯更成功。

作为一个6尺8的侧翼,他在杜克每场能投进2.5个三分,给球探以足够信心相信他最终能成为一个高产的三分射手。

虽然他在以Williamson、Rowan Barrett、Tre Jones为主的球队中并没有获得许多机会,但是他在高中是一个控卫,展现出了运球发动进攻的能力,作为一个持球者发动挡拆进攻时,每回合能创造1.11分。

他的另一大卖点是防守潜力,Reddish具有防守2-4号位的硬体条件并展现出了一定的预判能力。

39.4%的两分命中率凸显了他在三分线内的严重问题,这使得他兑现全明星潜力变得十分困难。

但是从他的尺寸、外线投射以及防守,最好的情况是在第二份合约前打出Kelly Oubre的水準。

最差前景:替补侧翼

即使他作为一个得分手的道路上持续表现挣扎,三分球以及防守能让他保持一定水準。

Reddish行进间跑投14投4中(出手选择佔17%),篮下命中率为47.3%(出手选择29%)

本赛季他合计出现96次失误,送出70次助攻。

最坏的情况就是,他作为一个拉开空间的定点射手,反击投篮以及作为一个外线防守者,就这样。

P.J.Washington(肯塔基大学,PF,二年级)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顶级角色球员

PJ Washington作为一名二年级生所取得的显着进步将为他赢得2019年小绿屋的入场券。

但由于身体素质跟创造投篮机会的能力的限制,他的上限仍旧达不到全明星级别。

不过一个完美发育的Washington可在在联盟佔据多年的先发位置,一个既能拉开空间同时防守对位又能涵盖3-5号位的球员将成为球队在相应位置上的放心之选。

Washington也展现了相当均衡的得分手段,45%得分在禁区外,43%来自定点跳投,29%来自空切,29%来自转换进攻,12%作为挡拆中的掩护者。

但是除了回归之后的表现更好的之外,他选秀顺位飙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从2017-18赛季的5记三分进化到了到2018-19赛季的33记同时还有42.3%的命中率。

最差前景:替补内线

Washington可能在如下领域的表现得都不够精通或突出:运动能力,得分,投篮,传球跟防守。

但是至少他的篮球智商,手感跟跟身体条件应该依旧能转化成禁区得分,篮板跟中距离跳投。

最坏的情况下,他会成为一名替补内线,只能根据防守情况,在低位进攻或是出手一记空位跳投。

Zion Williamson(杜克大学,PF/C,大一)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全明星先发

Zion Williamson爆表的力量,脚步速度跟爆发力将成为这个联盟最强大的武器之一。

即便以nba的标準,他在启动跟弹跳时的速度与力量都是顶级的。

人们推测他Williamson将延续在杜克大学时的禁区得分表现,Synergy Sports的数据显示,他在篮下的得分是全国所有球员中最高的。

他在持球过人方面的能力也足够惊艳,可以凭藉运球为自己创造出轻鬆的攻框机会。

最完美的情况下,他将继续进化成一位兼具面框与背筐能力的发起者,并且自他在蓝魔队33场比赛命中24记三分之后,持续进化成一位合格的空位定点投手。

事实上,他的上限还达不到MVP球员如LBJ,现在或未来的候选人,Giannis Antetokounmpo与在Anthony Davis的级别。

身高臂展跟外线技术的缺陷将制约他在半场攻防中的统治力。

全明星先发是一个更实际的目标,手持任何乐透签位的人都应乐于接受这个结果。

最差前景:全明星替补

对于Williamson而言,即便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他至少也应在全明星阵容中有一席之地。

当他获得篮下轻鬆得分的机会时没有哪种防守或体系能限制他的命中率,尤其是在转换进攻中或者空接跟补篮的时候。

鑒于他的现有的技术,运动能力和求胜欲,不论他的技术能后续有多大的进步,他仍可以凭藉低位威胁,强硬的终结与二次进攻强吃内线。

但如果他的跳投跟在比赛中的单挑能力继续止步不前,那他对比赛的潜在影响力将没那幺巨大。

Williamson在进攻端也的确较多地依赖于运动能力与力量。

他的急停跳投仅有12投2中,中距离跳投的命中率也只有32.5%。

他能成为下一个像字母哥一样仅靠篮下得分就能统治球场的球员吗?但Williamson的身高与臂展可没那幺恐怖。

最坏的情况下, 他会成为一名效率更高防守端存在感更强的加强版Julius Randle。

Coby White(北卡大学,PG,大一)

盘点2019NBA选秀新星最好最差前景

最佳前景:中等水平先发控卫

身高6尺5的Coby White能够出任后场的两个位置,他在挡拆传球方面优于97%的球员,在定点跳投方面则优于94%的球员。

但他能够成为一名全明星级别的控卫吗?

运动能力和力量的缺乏会让White在摆脱防守和近筐终结方面遭遇问题,这让他的预期上限只能达到高产先发级别。

为了达到那个层次,他需要继续以高命中率投进跳投并且通过技巧和应变能力弥补爆发力的不足。

White同样在转换和挡拆时展现出了优秀的传球视野。

他不是一名传统的组织者,但是他能够提供类似Jamal Murray,也是一名出任先发控卫的双能卫,的得分和组织。

最差前景:替补控卫

如果运动能力真的限制了他,同时他的防守继续挣扎的话,White或许会成为一位用来提速的板凳奇兵。

即使他的缺点全都无法弥补,他的控球,投射能力以及尺寸也能为他保证足够的下限。

文章来源:虎扑社区